唯实艺术

唯实艺术|香港九龙皇帝流落街头,疯狂涂鸦51年

1997年6月30日,距离香港回归前的最后时刻,整个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气氛凝重的港督府外,突然一个瘸了腿的邋遢老头拎着毛笔和墨汁,在城墙下足足写了几个钟头,终于写满了整面港督府外墙!

在场的港人似乎都默许了他这一行为,只有一位满是好奇的法国人,下意识地轻按下手中的相机,拍下了这一画面,随后照片被全球媒体竞相转载,邋遢老头的风头一时无两!这个老头有个君临天下的名字——九龙皇帝—曾灶财



民国10年(1921年)曾灶财出生于广东,16岁移居香港。初入香港谋生时,他历经磨难,只能在工地和垃圾站干苦力。更不幸的是,他后来又在工作中压伤腿部,从此只能靠双拐走路,生活愈发艰辛。

五十年代初期,曾灶财在整理祖上遗物时意外发现,族谱记载:他是周朝皇族第三十五代皇位继承人,而香港九龙是他祖先的食邑(封地)。从此,以捡垃圾为生的曾灶财仿佛重获新生,他一方面痛恨港英政府霸占了他的领土,另一方面也把夺回九龙封地当成了活下去的动力。


1.jpg


1951年,香港发生了一件,不大不小的事。仿佛某天醒来,大家突然发现,墙上、垃圾桶上、灯柱上、电箱上,密密麻麻的全是字。而写字的人,是香港著名的疯子,九龙皇帝——曾灶财。

他的文字十分有趣:从祖宗的名字写,把八卦奇闻和街谈巷议,全部写在墙上。曾灶财无学无派的字,像极了他这个人:看起来脏乱邋遢,内里却自成风流。


10.jpg


9.jpg


8.jpg


在方正字体间,流动着数十年的心血。他的字看着简单,但后来的书法临摹家们,都有些没有办法临摹。这种近似于涂鸦的方式,并不被当时的人认可,甚至都过不了政府这一关。

他几乎每天都被抓进警察局,警察抓他,但也没有法律可以起诉他。最常见的情况就是:上午进警察局呆一上午,中午吃着免费的牢饭,下午被放出来继续写。后来保安和警察不管他了,只是清洁的工人,在身后等着他,等着他写完之后,再把那面墙刷干净。


12.jpg


一件事做三万个小时,就会成为专家,而曾灶财,不舍不休地做了51年。并且他老而弥坚,完全没有要停手的意思,他也从不被人理解,到后来有了自己的粉丝。


13.jpg


艺术评论家刘霜阳是其中之一。他形容曾灶财的字的朴拙、天真、自然、无所为而为的书法风格,叫人百看不厌。”不久之后他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甚至入选了威尼斯双年展,更以同时入选世界三大艺术展,成为香港的唯一。


16.jpg


2.jpg


后来香港回归,曾灶财的书法,也成了香港文化的代表元素。媒体爆发过一段时间之后,曾灶财的故事,又开始沉寂了,除了偶有记者来探访他,给他带些贡品他又开始了一个人的挥墨豪书,走在九龙的每一条街道上,写满街道,再去写车。即使他心知:写完成座城市,也没有一样属于他。


15.jpg


11.jpg


2007年的一天,报纸上传来了,九龙皇帝驾崩的消息。曾灶财离世前最后一次握笔,是在养老院里。笔从毛笔换成马克,一笔一划,颤颤巍巍地写着家人的名字,写完之后,他写了最后一句话:皇帝我不当了,我让位吧。九龙皇帝的落款也不见了。


6.jpg


一个人,一座城,一千公升劣质墨汁,数十万小时的坚持,举世的瞩目与怀念!九龙皇帝的反叛、无与伦比的创造力,应当对现在所有的城市起到警示作用,提醒这个现代化的世界正逐渐失去的东西。


文章分类: 文章
分享到:
联系QQ:392708340 联系邮箱:392708340@qq.com
联系邮编:710065
手机号码:13910824525